明知欠好 为何你还黑着眼眶熬着夜

  一度被下病危通知书》的文章刷屏。  文章作者自曝脑出血经历大有九死一生之惊险。  一度被下病危通知书》的文章刷屏。

  文章作者自曝脑出血经历大有九死一生之惊险。讲述生死故事之余作者将此次发病归咎于熬夜等不健康的生活习惯殷殷嘱咐:一定要规律作息朝六晚十。诸如器官睡眠有多要紧睡6小时与8小时面容对比之类帖子趁热出炉一众转发党更高声疾呼真的不要再熬夜了。
  然而有用吗?不要熬夜是和多喝热水并驾齐驱的经典劝诫箴言。劝来劝去仍有23%以上的国人保持着长远熬夜的习惯(据《2016中国睡眠指数》)。

  为什么明知熬夜欠好却总是黑着眼眶熬着夜呢?不妨一起来看看熬夜的心理机制。
  我倒想早睡客户不睡啊熬夜的设计师一脸无奈。
  弄完老大弄老二管完作业干家务累死累活是我愿意的吗?熬夜的主妇满腔抱怨。
  被动熬夜似乎占有熬夜人群中相当大的比例。但是从我不得不熬夜的生态到我是个熬夜的人这一自我认知的修改中心蕴藏着若干微妙的心理暗示比如我很辛苦我是支拨者我过着值得同情的/值得羡慕的(某些需要熬夜的工作是高回报的)生活我在为未来努力这些暗示在日复一日的熬夜中变成了熬夜者的人物设定而为了进一步完成人设熬夜的行为又被不断固化和放大。

  稍加注意就会发现那些热衷强调自己睡得比狗还晚的人往往并不打算放弃让他们晚睡的工作或生活。谁知道那种受虐的无奈与抱怨里是不是有着独特的知足呢?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过一个乐趣的课题:成年人是否会复制他们在叛逆期的行为。研究显现不但会并且人们常常乐于这样做。想想看别熬夜多喝水的劝诫之所以无效不就是原因它们太像我们在青春期听到的那些东西了吗?它们是准确的也是保守的还是充足优越感或带着点抑制色彩的。

  即使我们已经成年有判断利弊的能力但对于这类约束性信息还是会作出叛逆的第一反应。何况这种叛逆成本极低并不需要真实的对抗自己趾高气扬就是了。
  和叛逆一样珍奇的是悠闲。熬夜人群提出的熬夜理由中不乏这样的说法:只有深夜才能享受独处的悠闲。这也是一种低成本的享受。不论读书、清扫、看球、打游玩、泡吧、发呆还是吃夜宵一个人做起来似乎别有滋味对于那些白天身不由己或要面对复杂人际关系的人来说这短暂的悠闲尤为珍奇。

  此时的熬夜其实是对现实的逃离比起辞职、离婚、甩掉整个朋友圈等等不可企及的奋发代价晚睡一会儿算什么呢?
  知乎上一位网友说:当熬夜成为一种习惯总会不知不觉把时间规划做到很晚然后夜晚大块的时间会迷惑你让你自命不凡自己在晚上真的可以完成很多事情。这就是熬夜中蕴藏的资源幻想它和人们常说的拖延症亦步亦趋有关。心理学研究表明:拖延的深度成因是内在驱动力死惜以及对任务完成后的新进程的惧怕。

  那么熬夜也是如此。人们在完成某项任务时一方面原因任务缺乏吸引力而忧闷一方面被结尾期限威胁于是在潜意识中安慰自己还有时间。而夜里头脑更清醒没人打扰效率高这些说法也和熬夜的时间一样是安慰性的资源到底靠不靠谱自己知道。
  没人说健康不要紧看到网友惨痛的切身经历我们内心的警钟也会响上一两声。但这些明确的意识难以转化成改善作息习惯的行为不得不说这是即时回报优先的心理作祟。

  和上述熬夜带来的种种享受相比健康是一项长远收益它的回报过于遥远并且很难切实感受到人们对这种未来、无形的收益反应不敏感。同时心理学告诉我们个体的独特性决定了感同身受这件事并不存在即使他人对疾病的描述细致入微人们如故无天真实意识到同样的问题可能危及自身。所以同情归同情感叹归感叹劝诫箴言归劝诫箴言熬夜的人如故黑着眼眶尽管再危险。

  
  那么到底熬夜的人们该怎么办呢?健康第一自然是无可指责的准确。但生物钟与现实生态的多样化也决定了我们无天按照统一标准去生活。如果不熬夜变成新的刻板要求带来的困扰可能比睡眠死惜更糟。所以不必因熬夜而抱有罪恶感也不必为6小时或8小时担忧听从身体的感受他国什么比它更真实。心理学(尤其人本主义)自信人会转折也从不否认转折的艰难。

  而一旦真实的感受与需求露出一切艰难又都不在话下。(作者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